今天一早聽到在社區中庭裡有孩子在大喊「走開」,聲嘶力竭的聲音激起安靜的社區中不少的關注。我在窗邊看到這一切,讓我有很深的感觸!

這個事件中有三個孩子,不斷大喊著走開的孩子拖著大大的書包跟厚重的外套,亦步亦趨地走在另外兩位孩子的身後。結伴的兩位孩子的其中一位,時不時拿石頭丟向隨後的孩子,讓被欺負的孩子不敢向前。但是,這三位孩子似乎是必須結伴同行的,所以當被欺負的孩子不想前走,其他兩位孩子也沒有離開。而沒有動手的孩子自頭自尾都在安撫被欺負的孩子,但並沒有強硬的動作去制止。

最後,動手的孩子坐在花圃邊低頭不動,最後又再動了一次手,逕自向前走。留下沒有動手的孩子安撫被欺負的孩子繼續前進。我很容易地將這位被欺負的孩子和我們的慢飛天使作連結,因為在他放聲吶喊的過程之中,他喊了一句「走開!我要去復健!」。

我一開始很生氣,在看到事件的過程之中我已經打開窗子,準備要嗆聲制止。但是,路人的關注已經很快地制止了這件事。然而,如果這位被欺負的孩子是一位需要幫助的孩子,而另兩位孩子是他的自然支持者的話,無疑的這是一個不平衡的互動狀態,身為職能治療師應該要思考更周全的建立「自然支持者的系統」。

所謂的「自然支持者」所指的是當有特殊需求的孩子在適應環境的過程之中,所需要的友善的引導人。類似於一個由人來擔任的輔具,但並不像照護員,自然的支持者是一個在環境中本來就會出現的人,而不是外加進去的人。例如:下一節課要換教室,自然支持者就會在適當的時候引導孩子完成換教室的動作。在慢飛天使的成長過程之中,自然支持者的建立可以讓孩子在環境中有友善引導以及模仿的對象,並且對於社交技巧以及行為基模的建立有很好的增益。所以很多時候,當孩子離開家庭而需要在團體之中生活時,自然支持者就是一個很重要的角色。

一般來說,自然支持者多是同學! 所以,老師跟爸媽會在一開始時幫助孩子建立與自然支持者的關係。讓一些可能適合的同學,先認為幫助特定他人是有好處的(例如:請孩子分享零食或是送小禮物),然後我們會希望自然而然的適任的候選人可以將幫助他人視為一件好事。然而,今天的事件讓我省思,我們並沒有真正的考慮周全!

首先,這些自然支持者所在一開始得到的好處,並不是來自於特殊孩子的本身。所以,這樣的關係如果視為最終的結果,這樣的互動並沒有辦法自己維持(孩子並無法一直提供好處給他人)。再者,幫助別人是一種<超我的人格展現---一種道德>,是一種需要在基礎<本我及自我---自我情感及生理需求>都平衡的狀況之下才能實現。然而,當一個孩子需要無時無刻的揹負著幫助別人的重擔,甚是影響自己的本我及自我需求,這是一個對單一自然支持孩子的不當要求! 例如:我明明想要去搶鞦韆玩,但是卻要照顧另一個同學而無法如願,相信每一位孩子都會有失落感。

不適當的自然支持者建立就是強加這樣的重擔的在其他孩子身上!

在這樣的省思之中,我認為有幾個思考的面向應該在我們建立自然支持者的過程之中被考量:

我們應該建立孩子吸引貴人的能力
    每一個人在一生之中都需要很多的貴人,特需的孩子有著特殊的需求,但其實也是像其他人一樣需要貴人,而自然支持者其實也是貴人。特殊的孩子如果沒有適當的能力和自然支持者建立正向的人際互動關係,甚至是必須利用外力,那這樣的關係就會變成一個孩子必須伺候另一位孩子。這樣的關係無法長久也不健康,甚至可能會出現類似今天的霸凌問題。

從單一的自然支持者變成多位自然支持者
    我們在建立自然支持的建立關係之中,常常以我們的眼光挑選一個我們看起來孩子,然後連哄帶騙的讓這兩位孩子綁在一起。但其實,如果回歸到自然支持者的概念,孩子一天裡不斷的在多樣的環境中進行參與,多樣的環境就應該有不同的夥伴,所以其實並不會有一整天一直都是同一位自然支持者的狀態。

    以這樣的思考,我們可以讓孩子在不同的環境之中擁有不同的自然支持者,當然這一的過程是需要建立的。但是,這樣的過程除了可以特殊的孩子練習與適當的自然支持者互動增加定向感,也可以讓支持者們可以有較好的互動狀態。同時避免孩子過度依賴一個支持者而出現人際界線的困難,並且經有較多的自然支持者們的行為示範,讓孩子可以有更接近自然的社交環境。

 

自然支持者是經由真實的互動產生,而不是被指派
    我們很多時候會指派活潑主動、表現較好的孩子擔任這樣的角色,而這樣的孩子因為容易回應社會的期待,所以在一開始時都會接受這樣的任務。但是,很多時候這樣的孩子並不容易和特殊孩子建立平衡的關係,反而自覺一直不斷的付出,最後就讓霸凌成為情緒的出口。

    所以,當我們在建立自然支持的過程之中,應該留意的不是在課堂上表現很好的孩子,而是那些讓特殊孩子願意長時間很自在舒服地待在一起的孩子,這樣的孩子通常比較溫吞,也不容易過度雞婆的解決特殊孩子的問題,反而讓孩子失去安適感及自主問題解決能力。

當我們希望以建立自然支持者的關係讓孩子在環境當中有較好的適應能力時,我們應該將目標放在孩子可以有將人人都變成自然支持者的能力,並且是由孩子自己產生的連結,而不是外力的強制。同時,我們也必須理解,即使自然支持者產生了也不代表孩子的特殊需求就會在環境之中完全被解決。如果,孩子在數學課需要幫助,自然支持者的出現絕對不是讓自然支持者解決孩子的數學學習需求,而是讓孩子可以融入在環境中學習(學得好不好就是另外一個層面),我們也絕對不可以讓自然支持者變成另類的外傭。

今天,如果我們沒有在建立自然支持者過程之中有較寬廣的角度,當一個孩子無時無刻必須完全承受另一位特殊孩子的重量,那這樣在情緒超支時的霸凌就會成為情緒的出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l for Kids 的頭像
All for Kids

兒童職能治療師 吳宜燁

All for Kid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